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童右腿被火车碾压被实施川南首例截骨骨延长术《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23:19:47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火车开过 一觉醒来 孩子发现自己腿少一截

这已不是“夏洛特烦恼”而是如何“舞动我人生”

有些噩梦,醒来总是很可怕。家住泸州市龙马潭区安宁镇的天天,放学回家途中不幸被火车碾压右腿,医院醒来,发现右小腿缺了一节。两年来,孩子被实施川南首例截骨骨延长术,使他的双腿长度一样,功能逐步恢复。要重新变回正常人,9岁的天天和妈妈经过了漫长的折磨和坚持,9层楼,天天每天爬上爬下,哪怕伤腿出血;妈妈则每天为天天弯曲腿部,哪怕儿子痛的时候又打又骂,还会咬她,妈妈仍然不放弃。

那一瞬间 火车带走他的腿

国庆前,记者见到天天和妈妈张女士时,天天正在练习走路。由于腿部还有支架,天天的裤子裤腿比较宽大,走路的时候稍微有点瘸,其他和正常的小孩没两样。

回忆起那一刻的伤痛,当时在事发现场的奶奶不愿提及。当时现场的另一位孩子家长李女士讲述了事发经过,2013年12月30日下午4点过,李女士和天天的奶奶以及另外一位家长,三人同路接各自的孩子回家。经过几根并排的货运火车轨道,第一根和第二根轨道上,各有一节火车车厢搁了一年多,他们每次都要绕过两节车厢,才能回到正路上。

快要到火车轨道时,三个大人走后面,三个小孩走前面,7岁的天天年龄稍大,走得稍快在最前面。“当我们三个大人绕过火车车厢时,一节火车呼啸而过,天天瞬间躺在地上,右腿从膝盖下面断成两截,中间还有一小节找不到了。”李女士猜测,可能是天天绕过去的时候没注意,火车刚好开过来,挂倒天天后,碾压了他的右腿。

漫长修复 骨头每天延长1毫米

“来的时候,他的右小腿完全离断,有10厘米左右完全缺失,肌肉组织、血管等都缺损。失血过多休克,血压几乎测不到。”天天的主治医师、四川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骨科副主任邹永根说,他们立即对天天输血抗休克,并运用外部支架,畸形断肢再植,修复受损的动静脉和神经等。整个手术持续了四五个小时,天天在ICU都住了好几天。

由于小腿缺损,断肢再植后,天天的右腿比左腿明显要短一截,怎么办呢?三个月后,待天天病情完全稳定,邹永根对天天又进行了胫骨上段截骨骨延长术。“运用截骨骨延长术,让骨头自己生长,每天延长1毫米,4个月后左右腿长度已经相等,就不再延长。这是川南首例儿童断肢短缩再植再延长病例。”

目前,天天虽然右腿还绑着一个铁支架,但是已经基本能正常行走,腿部功能恢复得很好。“孩子和母亲也做了不少的努力。等到延长的骨骼进一步矿化,塑形良好后,就可以去掉铁支架。”邹永根说。

“狠心”妈妈 弯曲儿腿身心俱痛

谈到天天腿部功能的恢复,妈妈张女士感慨很多。刚手术后的一个多月,张女士和丈夫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天天的腿部要抚摸才能睡着,所以一家人轮流给他抚摸,张女士和丈夫经常是通宵达旦。后来丈夫外出打工,剩下张女士一个人照顾天天。

“手术后3个多月,医生说孩子的腿不能弯曲,如果要恢复功能,需要坚持给他弯曲腿部。”每天早上四五点,张女士就给孩子弯曲腿部,每次一个小时左右,每天6小时。开始的时候,天天腿部没有知觉,弯曲右腿很乐意。后来,右腿渐渐有了知觉,疼痛难忍,天天不但拒绝,还对张女士又打又骂又咬,抓到什么东西都会给张女士扔过去,那段时间张女士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出事之前,孩子性格很温和,出事之后变得暴躁,或许是因为长期的疼痛所致。”

伤在儿身,痛在娘心。很多时候张女士都下不了手,但考虑到如果不给孩子恢复,以后就不能走路了,张女士还是选择了身心俱痛的方式,继续为儿子恢复锻炼。“给他弯曲右腿的时候,我怕他疼痛难忍反抗,就坐在他身上,甚至有时候还要病房的其他人帮忙按着他。”

坚强儿子 医院自学数学考98分

除了妈妈的帮助,天天自己也进行锻炼。“腿部功能勉强恢复后,每天吃饭我就让他自己走,我说:你要吃饭,你就自己走楼梯下去。”在妈妈的搀扶下,天天每天中午和晚上至少各上下一个来回,从9楼到1楼,再从1楼到9楼。“很多时候他痛得很,腿部都会走出血,但他也不大声哭出来,就悄悄抹泪,病房的人都说他很坚强。”

很多事情天天都自己做,不要妈妈帮忙。由于走路走不稳,偶尔摔跤,每次摔跤后,他很快就爬起来了。“即使腿部摔出血,他也不会大声哭。刚开始我去扶他起来时,我会给他一个吻,目的是让他知道我爱他,我关心他。”

有时候,天天还会主动要求妈妈给他做腿部弯曲锻炼。“妈妈,你帮我弯我的腿嘛,但是轻一点、时间短一点,太痛了。”张女士说,之前同病床有个女士也是腿部不能弯曲,让张女士去帮忙锻炼一下,张女士第一下用力很轻,弯曲幅度很小,然后第二下力量稍大,第三下力量更大,天天就受不了了。“天天说太痛了,我宁愿这辈子走不得路,都不进行这个恢复训练了。成人尚且这样,不用说天天是如何忍受的了。”

天天受伤的时候,一年级上期还没放假。张女士以为儿子住不了多久的院,为了不耽误学习,后来她把一年级下期的课本也领了回来,让天天自学,她偶尔教教他。结果一年级下期期末考试,天天的语文得了80多分,数学得了98分。“语文默写诗句,《春晓》里面很多字不会写。数学因为复印的试卷,最后一题题目看不清楚,就得98分。”

好心人多 捐款送饭形式多样

在住院的这段时间,张女士要感谢很多好心人。“有一个家属让我们跟着她吃了20多天的饭,另外有个患者出院时给我们买了两箱牛奶,让护士通知我们去拿。”张女士说,病房的一个家属见他每天买一盒8元的快餐,和儿子凑合着中午和晚上吃两顿,就让娘俩和她一起吃了20多天,直到天天出院。

由于经常去快餐店,快餐店的服务员都认识天天了。“儿子到店里就问,这里什么最便宜。”张女士说,店里的老板看孩子那么懂事,经常都少收钱,还要送汤。医院附近的商家知道天天和妈妈的情况,卖东西给他们也只收本钱,有时还送水果。很多好心人也来捐款,天天的学校两次捐款捐了3万元。

这学期天天已经上学,张女士得到了一位好心人的帮助,天天叫她姨妈,给他们免费提供吃住,以及部分开支,张女士为好心人看店。“每天我先送他去学校,然后再把他接回家,其他时间我就看店,偶尔发点货。”

由于医治还未完全结束,出事火车一方和张女士家共同承担医药费。“目前,治疗已经花了37万,已经结清,后续治疗还需要20万左右,还没着落。”张女士担忧地说。

(文中天天为化名)

张小玉 记者 杨建均(医院供图)

(记者:王燕)

众神战记

武神赵子龙bt无限礼包

精灵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