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街头烤鸭多为低价冻鸭25元一只商家能对半赚

发布时间:2021-01-20 15:08:45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北京烤鸭、脆皮烤鸭、茶油烤鸭……近年来,诸如此类的店铺及摊贩在泉州如雨后春笋,遍布大街小巷商超集市,这种烤鸭每只重约两三斤,价格基本不超过25元,在超市中甚至卖出15.8元/只的低价。价格这么低,商家还称“大概能对半赚”,怎么回事?记者调查发现,这些烤鸭的原料多为低价冻鸭,也就是俗称的“速成鸭”,每斤的批发价格仅约4元。

【市场走访】

烤鸭最低15.8元一只 商家称“薄利多销”

街边烤鸭香味扑鼻,隔老远就能闻到。在泉州的一些街巷就有不少这样的烤鸭店,有的有专门的店铺,有的只是支起一个烤炉和桌子现烤现卖。烤鸭挂在炉子里旋转,顾客可以根据色泽、大小随意挑选。记者走访市场了解到,大部分烤鸭都论只卖,价格一般25元左右一只,有些超市甚至卖出了15.8元一只的价格。

在市区东美路的一家路边烤鸭摊,临时支起的烤鸭炉内倒挂着两排色泽金黄的烤鸭,记者发现,半小时内已经有两只烤鸭卖出。

“傍晚的时候生意更好,一天能卖五六十只,再加上一些酒店KTV来预定的二三十只,一天能卖80只左右。”摊主开心地说道,“不瞒你说,这烤鸭利润空间挺大的,一只大概能对半赚,有兴趣可以交几千块钱加盟。”

一些较大型的超市里,烤鸭的价格比路边摊还便宜。位于丰泽街的一家大型超市里,黑椒烤鸭明码标价,一只仅售15.8元,重量大多约2斤,盐水鸭一只19.8元,重两斤多,而烤半边鸭售价12.8元,重量在1斤左右。

该超市的销售人员称,超市里的烤鸭柜台是承包出去的,这类低价烤鸭种类多,卖得还不错,至于卖得便宜应该是因为成本低,而且走量不走价,以达到薄利多销。

烤鸭店低价竞争 火得快关得也快

在市区福田路附近的一家烤鸭店,不时有人到店门口光顾,询问完价格后又离开,真正买的人并不多。

“以前我们在水门巷开店时生意很好,店租到期了就先搬到这里,虽然这里人流量大,但到店里问价格的多,买的人少,加上如今市场上烤鸭店太多,都是搞低价竞争,生意越来越难做。”

该老板称,每逢泉州新开一家烤鸭店,他都会去看看,大多只是火了几天就无人问津了,如今在泉州烤鸭店能开个三五年的少之又少,最划算的是路边的烤鸭摊,不用店租,还能自由移动,隔几天挪个地方卖,生意也不错。

在市区美食街经营老字号永春白鸭汤餐馆的阿彬也发现,美食街的烤鸭店也是开了一家又一家,而且有时还会搞促销,“买一只送半只”,加上香气袭人,时常看到市民排长队等待买烤鸭,然而起初看似生意红红火火的烤鸭店普遍没过多久都倒了,“我估计很多市民也是偶尔买一两次尝尝,很少有人会长期吃,所以才这样开了又倒”。

“这烤鸭虽好吃,但也不能常吃啊,油腻腻的,对身体肯定不好。”市民林先生说,他一年都难得吃一次烤鸭,总觉得不够健康也不够卫生。

“尝尝鲜就好,那么香孩子嘴馋买点就好。”市民翁阿婆也说,东西太油腻,也不敢给孩子吃太多。

比“速成”更大的问题是“不明不白”

■早报评论员 黄帆

喷香的烤鸭何以卖出“超乎寻常”的低价?价廉味美为何反而让人放心不下?记者的相关调查,真相指向了速成鸭。

公众对“速成”的担忧早已有之。记得在三四年前的“速成鸡”事件,因为牵涉著名的洋快餐品牌,导致舆情汹涌,生产线方式产出的“速成鸡”被公众广为诟病。当时,也有专家出面澄清,“速成”并非那么可怕:现代化育种技术、高水准饲养管理、全面均衡的饲料营养——随着养殖水平的提高,那些过去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从科学角度讲是可以实现的。

专家所言也许不无道理,但是,当你举起筷子,将速成肉送进口中,你会发现总有种不安在心头,为何?因为我们平时很少吃得足够明白。

在整个食品生产消费的链条中,消费者总是位于最尾端,有大量事关安全的重要信息,消费者既不掌握,也缺乏渠道了解。面对有疑问的食品,消费者往往只能眼看嘴尝鼻子闻。且不说市场上有多少速成鸭冒充土鸭卖,像速成鸭这种东西,有无添加违禁药品、添加剂是否超标,消费者是很难辨别出来的。这种条件下,你要让消费者克服“自然的才是健康的”的惯性心理,认同速成鸭安全可靠,真的难度很大。

正如真理越辩越明,类似的难题也应该在消除信息不对称中找到解决办法。速成可能意味着质量的缩水和折扣,速成鸡鸭到底有无质量问题,是不达标还是不够好,都应该有明确的答案。如果速成是科技进步的成果,没有安全问题,就应该大大方方地向公众说明。如果不是,也应该老老实实地公布。

退一步说,即使暂时不能给出确切的结论,那也应该让消费者保留明明白白选择的权利。就像转基因食品是否足够安全,至今仍存争议,但相关食品中,明确标注是否使用转基因原料,让消费者自主考量、自愿选择,而不是在不明不白中吃进肚子,难道就不行吗?

泉州的养鸭场养的多为饲料鸭,吃的是颗粒饲料所以也被称为“颗粒鸭”。

【记者调查】

多数烤鸭使用冻鸭 每箱10只进价110元

据了解,市场上销售的新鲜鸭无论是水鸭、草鸭还是普通番鸭,价格都在16-40元/斤。烤鸭的价格这么低,利润空间在哪,摊贩如何做到一只一斤半左右的烤鸭卖24元还能赚一半,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

“这你就不懂了,成本低啊。”一家烤鸭摊的摊主呵呵一笑说,烤鸭用的并不是市场上售卖的活鸭或刚被宰杀的鲜鸭,而是十分便宜的冻鸭。冻鸭是指除去鸭毛、表面角质、二节翅和鸭掌的净膛成品鸭。

该烤鸭摊摊主表示,他有自己的固定进货渠道,每只鸭子带冰约重两斤四五两,一箱十只整箱买,价格约110元,平均每只价格约11元,而且买得越多越便宜。

“主要是鸭子拿得便宜。”另一家烤鸭店的店主也表示,“鸭子一只十来元,150元的中药材、1000元的香料可以搭配使用一个月,所以卖烤鸭成本并不高,而且你做得越多成本越低,因为不管你浸泡多少烤鸭,中药材、香料都是那些。”摊主透露,为了拿到更便宜的冻鸭批发价,他都是大批量进货,为了储存冻鸭,他和几个同样卖烤鸭的人合伙弄了个冰库。

不少冻品店卖冻鸭 批发每斤仅约4元

店主们口中的“冻鸭”得从哪里进货?记者走访市区多家菜市场发现,冻鸭有零售,也有批发。

市区东美菜市场一家冷冻品店的店主告诉记者,整只冰冻鸭他们卖得比较少,一般都卖半边鸭,但也可以帮忙进货,量大的话一般都论箱卖,一箱约10只,一只冰冻鸭大概两斤,算起来约5元/斤。

记者又来到位于新门菜市场、北峰工业区的多家冻库批发店,发现这些批发商均有售冻鸭,规格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一只重约2斤,每斤批发价4元多,另一种一只重约5斤,每斤批发价5元多。

问及为何冻鸭如此便宜,批发商表示,这些鸭大多是从禽类饲养业发达的山东等地批发过来的,那里的养殖场工业化、大批量养殖生产,加之冻品大批量一起运输,运输成本比鲜活的要便宜许多。

在冻品批发店记者注意到,与其他的冷冻肉品不同,冻鸭不出现在店面的展列柜里,而是全部存放在冻库,零售少之又少,几乎都是大批量批发。记者提出想先看看冻鸭再决定要不要购买时,店家均表示确定要买才会进冻库取货。

市民青睐的姜母鸭 有的也用冻鸭制作

烤鸭店使用冻鸭降低成本,那么泉州市面上其他的鸭肉食品店如姜母鸭店、咸水鸭店等采用的食材是什么样的鸭子呢?

“泉州市区有部分姜母鸭店也会用冻鸭。”一名卖卤料的商贩介绍,自己去冻品批发市场批发鸡爪时会遇到姜母鸭店的老板去批发冻鸭,所以他知道有些姜母鸭店并非用现宰的新鲜鸭。

新门菜市场的一家大型冷冻食品批发店老板介绍说,泉州冻鸭销量很大,平日里需要用冻鸭的地方很多,一般的餐馆、饭店、盐水鸭店甚至一些姜母鸭店都会来批发。

冻鸭一般不包含鸭翅与鸭掌,而市面售卖的姜母鸭带有鸭掌,这是怎么回事?该老板笑呵呵地说:“他们可以买完冻鸭再另买鸭掌,煮好放在一起卖,做生意的人怎么会不懂灵活变通。”

不过,曾经开过餐馆卖过姜母鸭的黄师傅称,他制作姜母鸭不会使用冻鸭,而是选用新鲜宰杀的饲料鸭,因为用冻鸭制作的姜母鸭口感会差很多。“饲料鸭的成长周期也不长,一般饲养两三个月便能上市,我们长期批发一只售价仅20多元,所以利润还是挺高的。”

【本地延伸】

泉州常见“颗粒鸭” 养三个月就能上市

记者了解到,泉州市场上的冻鸭产地大多为山东,品种基本是樱桃谷鸭。樱桃谷鸭只需饲养38—40天,重6斤左右便可上市。那么正常的饲料鸭一般养多久可以出售呢?

记者来到南安市梅山镇的一处养鸭场,3000多只鸭子就放养在这边,鸭群里每隔着五六米就有一个塑料桶,里面放满了褐色的颗粒状饲料。由于这些鸭子都吃饲料,人们干脆把它们叫做“颗粒鸭”。养殖场的工人说,这些鸭饿了就吃,困了就睡,从不控制它们饮食,所以长得特别快,一般养三个月就可以出售了,一只颗粒鸭基本卖二十几元。

在惠女水库旁开农场的许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农场养殖了2000多只鸭子,白天都放在山坡上到处跑,晚上才被赶到鸭棚内。张先生介绍说,雏鸭都是整批买来,一只5元钱,这种鸭很容易养活,只要每天撒饲料给他们吃,放他们出来运动,养三个月后,就可以拿到市场上卖,很多都是餐馆直接过来预订,每只售价二十几元。

张先生表示,养殖场大批量养鸭都只能养饲料鸭,而市场上卖的很多都是饲料鸭,纯正的土鸡土鸭很少。“真正的土鸡土鸭,是没喂饲料的。大多是农村自己家养的,量很小,很多都留着自己吃。”

“家里炖汤都是托人买的土鸡土鸭,那味道别提多鲜美了,一斤40多元,人家要养半年甚至更长。那些养一两个月或者两三个月就能吃的鸭,骨头都是软的,肉没嚼劲。一分钱一分货,还是有差的。”市民王女士对市场上卖的鸭肉很抵触。

记者随机采访了30名市民,大多数人均对冻鸭敬而远之,不少人认为这类“速成鸭”即代表“打激素”,是危害身体健康的“坏东西”。(记者 麦彬彬 龚翠玲 傅恒 苏玮杰 戴晓辉 文/图)

勇闯女儿国安卓版

下载123彩票开奖查询

疾风小侠超v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