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上海电视节:创意菜弄不好就“串味儿”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8:28:04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上海电视节:创意菜弄不好就“串味儿”

遇见《来自星星的你》导演张太侑时,记者问他,有一“部叫做《来自星星的继承者们》的剧集于一个星期前开拍,你作何感想?”对方笑着说知道这事,脸上堆满了无奈。

我们离韩剧还有多远?成了本届上海电视节的一大议题。而与电视剧相比,这两年引自韩国的综艺节目倒是呈现出不少优品。那么,从泡菜缸里总结经验,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综艺节目,有哪些已经散发出淡淡香味?还有哪些需要再度发酵?

题材保守,不出错,不串味儿

6月12日下午,在“白玉兰”论坛《敢问路在何方?——从偶像剧探究电视剧制播营销新思路》,嘉宾们用了一个多小时热烈讨论,都没对“偶像剧到底是个啥”达成一致。《来自星星的你》大获成功,却并不符合传统意义上的韩剧三宝:“车祸,癌症,治不好。”导演张太侑解释说:“看腻了富二代和穷女孩之间的爱情故事,就想给偶像剧添加一些新元素,比如时间旅行,又比如来自外星。”新元素的注入,让韩剧迎来了“第二春”。

在上海电视节评委会主席郭宝昌看来,这是搞文艺一定要有的“反骨”精神。但让国产剧玩“反骨”,没那么简单。导演韦正在最初策划《爱情公寓》时,将其定义为都市爆笑偶像剧,电视台买片方便大为不满:“偶像剧就是偶像剧,喜剧就是喜剧,怎么能把两者混在一起!”为了“迎合”,韦正不得已加了一个360度的环绕镜头,因为片方觉得这才是偶像剧。

今年,入围上海电视节连续剧参赛单元的10部剧集,9部属于都市生活类。大家还是倾向于小心翼翼做着不会出错的家常菜。创意菜弄不好就“串味儿”,搞得骂声一片。

投入不足,周期短,夹生饭

两个月前,韩国制作人金荣希的大幅照片登上了韩国大报的头条,标题配的是:“韩国总统说我很喜欢你。”

金荣希是韩版《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的总制作人。他坚持早上起来阅读三四份报纸,每天的阅读时间至少一小时,边看边想,最近的观众会对哪些问题感兴趣呢?模式在先,这部分的前期投入总是相当漫长而无法估量效果,却尤为关键。

韩剧也是如此。尽管采取边写、边拍、边播的形式,但韩国人通常会花费3到6个月的时间来选角、确认人物和性格,完善故事和桥段。“大体的故事早就完成了,前4集也会拍摄好。”张太侑透露说,《来自星星的你》每一集的平均费用是6亿韩元,相当于367万元人民币。他也看过中国的偶像剧:“包括场景、灯光、演员的服饰造型,忽略了很多细节。”

在中国电视界,有一句话叫做“屁滚尿流出精品”,就是对前期准备不周的戏谑。于是,相当一部分准备不足就出山的国产剧就成了“夹生饭”。这一点单从电视节的各剧宣传海报就可见一斑,记者总是被一些磨皮技术不如美图秀秀、抠图技术还不如我的海报“雷”到:“还敢不敢再不专业点?!”

不重编剧,太求真,不知鲜

韩国编剧朴辉善来上海电视节参加6月11日下午的《大师班:制造“现象级”模式节目》。就在前一晚,他还在韩国的大山里淋着雨拍摄。后一天,则要回韩国乡村进行41.2公里马拉松的拍摄。没错,他是一位编剧!

韩剧的“编剧中心制”已毋庸赘言,但你或许不知道,韩国的综艺节目也有编剧,而且某种程度上而来说,编剧跟导演的地位不相上下。

真人秀《两天一夜》每次拍摄前,编剧脑子里都会把整个过程构思一遍。比如在冰上进行比赛,编剧希望参赛者为了吃一口饼干,冒着掉下去的危险去竞争。但万一碰到像许晴、华晨宇这样的不按常理出牌者呢?编剧可能会把饼干换成诱惑更大的饼,还不行就千方百计怂恿鼓励,再不济就自己示范一遍,让对方觉得安全(但事实上参赛者上去后十有八九会掉下去),最后或许还得强制性要求了。

资深韩娱专家马雪透露:“韩国综艺节目的编剧团队非常强大,至少七八人。节目制作费的三分之一都花在了编剧身上。从节目框架到情节设置再到抛出的噱头,编剧都会精心打磨,甚至游戏环节中小到背景板上的字母也要操心。后期时,他们还要跑剪辑室,为节目走向‘把脉’。”而国内综艺呢,还处于强调“真实”的节目理念,从不承认自己有“剧情”。

目的不纯,玩注水,玩稀释

《星你》火了,一夜之间,国人都在探讨炸鸡啤酒、服装服饰的营销理念。记者逮着导演张太侑想问个明白,才发现他压根没想过这些“植入”。当时设置这些情节,只因为啤酒和炸鸡平民都吃得起,想让观众觉得自己跟千颂伊一样,她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做。“我是导演,目的不在于商业价值上。”

原以为话题不错的商业价值探讨被噎了回去,闹了乌龙,却恰好反映了我们的浮躁心态。广告植入越来越成为现今影视节目的必备一环,植入坏了,却可能“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哪怕不是老鼠屎,是燕窝鲍鱼也会因为放错了地方,而遭人唾弃。

导演韦正对这个话题深有感悟:“我有两个原则,一是剧本确定之后,任何植入都不可以再加进来,不管多少钱。二是谈植入的时候,不谈总的露出时间,而是说真正让别人喜欢你的产品。”

处理得当,植入非坏事。但往电视剧注水、稀释、催胖,却是当前国产电视剧的一大颗“老鼠屎”。郭宝昌忍不住发声:“有的电视剧成本高,拍了25集非弄成40集,成本就回来了。也有的完全为了经济利益骗人,合同签的是25集,最后稀释到40集。有一次,我的一个副导演这么做,我就再也不和他合作了。”

旗袍定做价格

潺菜养殖技术

芭蕾美女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