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内部人称唐山钢铁业治污关系到官员乌纱帽集水槽

发布时间:2020-10-19 05:58:16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唐山,一座钢铁产能超过全国的十分之一的城市,钢铁之城。

过往20年间,钢铁为这座城市带来了巨额财富,解决了百万人的就业,同时也带来了工业化进程中的环境污染。

今年以来京津冀地区连续的雾霾天气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在大气污染防治攻坚行动中,唐山成为其中的重点“治理”对象——按照相关政策,唐山在未来5年要削减4000万吨粗钢产能以及2800万吨炼铁产能。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唐山地区存在着大量小微钢厂,其中部分在生产过程中不使用环保设备,污染严重。这些小微钢厂兴起于2008年前后。直至今年,在环保压力下,其中大部分被关停。

黑色的雨水

当地人说,“到了夜里,这些钢厂排放的烟气更浓。屋檐顶上常会积有厚厚的烟粉,下雨时流下的雨水都是黑色的。”

11月13日,河北省空气质量发布的数据显示,这一天唐山的空气指数是198,接近重度污染天气。

在唐山丰润区的东马庄工业园区,一条狭长东西向马路上,密集地坐落着数十家钢厂,相互间隔不过百米。

沿着进入工业园区的主道,路两边的厂区内,一座座的炼铁高炉吐着浓浓白烟,厂区内钢厂正在加紧生产,不时有炼钢的巨大撞击声传出。

日光渗透在雾蒙蒙的空气中,显示为残黄色。满载钢材的货运卡车从钢厂门口呼啸而过,伴着巨大的轰鸣声,卷起漫天尘土,让本已雾蒙蒙的空气更显污浊。

“这里几乎一年365天都雾蒙蒙的,周边的钢铁厂排放的烟尘四处洒落,有时候呼吸都感觉瑟瑟发痛。”住在当地的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丰润区是唐山中小钢厂最为集中的地方,过往生产和环保设备经常不达标,因此是空气质量最差的地方。

“这些钢厂在这里都建了有十几年了,大家慢慢也都习惯了。”一位村民说,因为烟粉尘大,住在周边村子的居民都不敢在院子里晾晒衣服。

居住在东马庄的一位烟酒店老板说,前几年钢市好的时候,一到晚上村口的主路上,排满了运煤和拉货的大卡车。

“到了夜里,这些钢厂排放的烟气更浓。早上起来的时候,屋檐顶上和院子里常会积有厚厚的烟粉,每逢下雨的时候,顺着屋檐流下的雨水都是黑色的。”

事实上,东马庄景象只是唐山在钢铁工业笼罩下的一个缩影。

由于当地含有丰富的铁矿石和煤炭资源,又地处渤海湾邻近港口交通便利,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让唐山成为中国钢铁工业最为集中的地方。

2012年,全国粗钢产量为7.16亿吨。其中,河北省的钢铁产量就有1.64亿吨,占到全国的四分之一。在河北省,唐山市的钢铁产量又占全省的一半以上。

此外,全国范围内近700座高炉中,唐山当地数量就接近150座,钢铁产能1.2亿吨,全市统计内的钢厂超过400家,不折不扣的钢铁之都。

过往20年间,钢铁给这座城市带来巨额经济收益,创造了百万人的就业,同时也催生了工业化过程中的环境污染。

“政治攻坚战”

一位接近当地政府的内部人士表示,“某种程度上说,环保治污已经是一个政治任务,关系到官员的乌纱帽。”

自2013年年初以来,京津冀地区连续的雾霾天气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导致雾霾天气的原因是空气中PM2.5浓度超标。有相关专家表示,钢铁生产排放的烟气对PM2.5颗粒物形成的贡献仅次于首位的火电厂。

由于京津冀周边钢铁工业分布密集,产能集中度过高,加上高耗能高排放的特性,都让钢铁工业被认为是造成该区域空气严重污染的“元凶”之一。

这其中,国内钢铁第一大省的河北成为众矢之的,而钢铁重镇唐山则是“开刀”重点。

据国家环保部逐月发布的“全国74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报告”,河北省每月至少有5个城市排在倒数前十位,而唐山则是表现最糟糕的城市之一,今年的3、6、7月都排全国倒数第一。

来自河北省的统计数据,2012年唐山市能源消费量达到9794万吨标准煤,占到全省的32.5%;唐山市大气主要污染物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分别达到31.8万吨、39.2万吨,均居全省首位,分别占到全省的23.7%、22.3%。

今年9月,国务院出台《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给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治理下达了最严要求,到2017年,PM2.5比2012年下降25%。

随后,河北省政府配套出台的《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提出到2017年比2012年全省钢铁产能削减6000万吨。其中,到2017年底,唐山市将压减粗钢产能4000万吨,河北省钢铁产能削减重任有一半落在唐山。

“作为全国空气污染最为严重的城市之一,唐山市环境治理已经到了刻不容缓、非抓不可的地步。”这是河北省副省长、唐山市委书记姜德果在10月中旬召开的唐山市大气污染防治行动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他表示,大气污染不仅是生态环境问题,更是重大民生问题和社会问题,甚至是政治问题,要力争在未来几年摘掉唐山市重污染“帽子”。

实际上,在今年以来,环保“高压”之下,压钢治污已经演变成唐山市政府的一场政治攻坚战。

今年5月和8月,唐山市分别关停了涉及钢铁、焦化等行业近300家生产设备落后和重点污染企业,同时还启动了城市中心区9家污染企业的搬迁改造;此外,按照国家环保部规定期限,提前3年完成对钢铁企业烧结机脱硫工作任务;对钢铁、焦化等高耗能行业实行差别电价和惩罚性电价等。

与此同时,最新出台的《唐山市重污染天气预警应急响应预案》规定,今后一旦出现空气指数在200以上的重污染天气,全市将采取应急措施,超过130家钢厂将被停产限产,以最大限度降低重污染天气造成的危害。

一位接近当地政府的内部人士表示,上半年以来,唐山市政府已多次召开有关落实大气治污防治会议,发现环保设备不达标的钢厂会立刻查处,“某种程度上说,环保治污已经是一个政治任务,关系到官员的乌纱帽。”

被关停的小厂

赵四海说,“那会儿,环保管得没那么严,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炼钢赚钱。每家钢厂都是两班工人轮流干,24小时不停地生产。”

在唐山西北角上,坐落着小屯村。村子周边集结了40多家小微钢厂,被当地人视为唐山钢厂的“游击队中心”。

据当地人介绍,这些小微钢厂一直处于当地监管的灰色地带,他们生产灵活,市场好的时候就开工,不好就停。同时,为节省成本,小钢厂大都不上环保设备,污染严重。

通向村口的主道,蜿蜒近十公里,盘踞着大大小小四十多家钢厂。

这些钢厂多为当地村民自办,有的是稍具规模的几百人的小型厂房,有的是只有十来个人的家庭作坊。

在村头的一家钢厂,门口的牌子已经摘除,厂院内不到一亩地的空间里,轧钢用的炉子已经关停,边上长条形的角钢已经堆起了两米多高,用绿色的帆布盖着。

“钢材卖不出去,只能堆着。”一位老汉从厂房内走出,他叫赵四海,是这家钢厂的老板,65岁的他,做炼钢生意已有十多年。“两年前生意就开始不好了,今年以来,环保压力太大,上面不让干了,厂房半年前就关了。”

赵四海回忆说,2008年前后是小屯村钢市最旺的时候。那时候一吨钢的价格可以卖到上千元,一个稍具规模的厂子,一年产个几万吨的钢材,年收入就能接近千万,堪称暴利。

“那会儿,环保管得没那么严,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炼钢赚钱。每家钢厂都是两班工人轮流干,24小时不停地生产,一到晚上村口的主路上,排满了拉货的大卡车。”

沿着村口的主道由东向西走去,新京报记者发现道路两旁的钢厂几乎家家倒闭,厂门上多是“厂子出租、出售”的字样。

“现在的小屯村,除了几家稍大点的厂子在做钢材加工,过往高耗能高排放的炼钢炉子都被关停了。”赵四海说。

事实上,在市场和环保的双重调整之下,唐山的小微钢厂加速倒闭,多数仍在生产的大型主流钢厂则是倍感压力。

丰润区一家大型民营钢厂的相关负责人称,环保现在已经成为钢厂“生死线”,环保检测目前已经是24小时的实时监控,如果企业不达标会被直接关停。

该人士说,一吨钢的环保成本在130元到150元,现在本来就难盈利,上环保设备就意味着亏本生产,但停产会失去市场份额、上下游的客户资源,银行信贷随时会断裂,“只能硬顶着干,如坐针毡”。

唐山钢铁公司,当地最大国有企业,年产钢1800万吨,有超过3.7万名职工。但即便体量如此,在市场寒流和环保高压下经营状况也压力巨大。

“目前企业还在正常生产,但钢材产品盈利十分困难。”唐钢市场部产品经理方建平说,2008年赶上4万亿的投资大潮,当时利润很高,钢厂都拼了命的扩产,5年过去,现在全行业亏得一塌糊涂。今年以来,环保治污带来的压力让本就经营艰难的企业“雪上加霜”。

他算了一笔账,以目前一吨螺纹钢市场售价约3500元计算,其生产环节的成本就得达到2800元到3000元之间,除此之外还要扣除税收、人员工资,“再加上环保设备,哪还有盈利的空间,不亏损就不错了。”

“上半年唐山钢铁业的平均吨钢利润从0.43元下降到0.14元左右,唐山钢铁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11月17日,在唐山市的一个内部钢企会议上,唐山市一位工信局的官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粗放式的发展模式已走到尽头,环保力度加大,钢铁业将加速洗牌,过往唐山“一钢独大”的工业格局将不会再有。

财政和就业成双重隐忧

在压缩4000万吨产能的背后,是几十万产业工人就业安置难题和唐山市持续下滑的“钢铁财政”。

“如此巨大的削减产能任务,对唐山市来说,压力非常大。”前述唐山市官员表示,目前政府一直在开会研究,但对4000万吨产能的具体削减方案目前还没有形成。

在新京报记者为期一周的实地走访中,多家唐山当地的钢厂均表示,目前都未收到政府方面对于削减4000万吨产能的具体执行措施,“4000万吨不是个小数目,接近唐山总产能的一半,削减起来难度极大,大家现在都在观望。”一家民营钢厂人士说。

当地一家钢铁研究院的研究员介绍说,唐山市的小型钢铁企业已经逐步被淘汰和关停,接下来压缩钢铁产能的任务将不得不落到大中型钢铁企业身上。

“4000万吨产能更像是行政指标,这种压减方式不够灵活也会造成市场的不公平。”唐山当地的一位研究钢铁业的学者表示,“但现在指标已经压下来,可以预见,未来将有一批企业退出市场。”

“因煤而建,因钢而兴”是唐山当地广为流传的一句话。钢铁,在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给唐山创造了巨大的就业机会。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唐山钢铁工业规模增加值仍居全市首位,是第二名装备制造业的2.4倍。初步测算,完成4000万吨削减产能任务后,40多万就业人员需要安置,几年内影响直接和间接税收370亿元。

在唐山南城的小集工业区,坐落着数家年产能在200万吨以上的中型民营钢厂,在外界看来,它们很可能成为这轮削减产能重点“开刀”对象。

“钢厂现在很迷茫,一方面不能停产,一方面还要想尽一切办法降低成本维持生产。”瑞丰钢厂的一位销售处负责人坦言,如果未来市场持续低迷,又有硬性的削减产能政策出台,民营钢厂势必会减产,减产就意味着减员。

该负责人说,一个产能300万吨的钢厂,可以吸纳的工人就在五六千人,加上家属就是几万人,一年纳税接近亿元,是各级区县的就业和纳税大户。以此类推,削减4000万吨产能,很可能会有一半的企业倒掉,将影响几十万工人的饭碗。

前述丰润区民营钢厂负责人说,“在唐山几乎每家每户都与钢铁有关,这里的孩子上大学大都是学的机械制造、自动化等与钢铁产业相关的专业,如果没有配套的就业转移政策,一旦出现大规模的削减产能,产业工人就业安置、其家庭生活等将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在产业工业就业安置问题之外,过往数年依赖“钢铁税收”的唐山财政也遭遇困局。

根据该市发改委公布的数据,今年1-9月,唐山市财政收入完成456.8亿元,同比下降10.3%;同时,自2003年以来,该市GDP和财政收入等经济指标一直占据河北第一,但今年一季度唐山财政收入被石家庄超越,首次在河北省滑落至第二位。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唐山市财力已经出现下滑迹象。不可否认,钢铁业全行业亏损,企业利润大幅下滑与之有直接关系。”一位钢铁行业分析师说。

他同时指出,削减4000万吨产能,相应的固定资产投资损失巨大。“吨钢的投资成本在3000元左右,4000万吨就达到1200多个亿,再加上未来企业关停可能带来的银行坏账和环保成本的投入,如此巨大的资金包袱,谁来买单?”

无锡镀锌方管

微信投票服务

演播室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