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油气巨头在澳业务骑虎难下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57:50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油气巨头在澳业务骑虎难下

中国页岩气网讯:曾经,政局稳定、储量庞大的澳大利亚是全球能源巨头趋之若鹜的主要投资国,但现今该国的吸引力正随着劳动力短缺、澳元汇率高企等问题而日渐消弭,加上北美页岩气浪潮的强袭,澳天然气项目的开发成本日益上扬,油气公司越来越“吃不消”。

保守估计,以雪佛龙和埃克森美孚为首的多家国际巨头押注在澳天然气项目的投资超过1600亿美元,这些项目已经因美国价廉量多的天然气而危若累卵。业内普遍认为,一旦美国将产量“倾泻而出”,将重新改写全球能源市场的格局,届时产气大国澳大利亚或将无立足之地。

高庚成雪佛龙“散财童子”

雪佛龙手中的高庚项目(Gorgon)足以说明问题。雪佛龙目前推迟了该项目的扩建工作,这个曾被誉为皇冠上“珍珠”的项目现在更像是个“散财童子”,雪佛龙拿它既无奈又不舍。

作为高庚项目最大股东兼运营商,雪佛龙现在举步维艰,另两个合作伙伴埃克森美孚、壳牌也烦心不已,投巨资520亿美元押赌这一项目,眼下却陷入了可能亏本的困境。高庚气田位于澳西北部皮尔巴拉地区距海岸70公里的巴若岛(Barrow Island)上,估计拥用50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储量规模相当于美国近两年的能源需求。

“去年我们曾计划为高庚项目扩增第4个气体加工设施,但因无法把握成本预算,现在不得不放弃。”雪佛龙澳大利亚公司负责人罗伊·克什沃辛斯基表示,“目前,超过1600亿美元的LNG项目在建,但超过1000亿美元的项目处于潜在风险中。”

克什沃辛斯基补充称,高庚项目扩建工作将至少推迟一年,最早会在今年底公布最终决定。

数据显示,高庚项目成本激增40%,首批高庚LNG货船预计2015年出航,这比雪佛龙原计划推迟了数月。壳牌刚退休的首席执行官傅赛透露,高庚项目面临高达150亿美元的成本增加,这导致投资回报率降低、现金流周转越发紧张。

雪佛龙表示,这很大程度上归咎于澳元走高,与2009年开工相比,澳元兑美元强势升值20%,这使得在澳购买设备变得异常昂贵。此外,由于高庚气田位于人员流动较少的偏远地区,为了吸引更多劳动力,雪佛龙不得不提供丰厚的工资,加上澳西海岸是海龟和海鸟等珍惜物种的自然聚集地,环保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伍德赛德海外寻发展

另一个刚刚起步的天然气项目Browse也遇到了发展挫折,项目运营商澳大利亚第二大油气生产商伍德赛德(Woodside Petroleum)4月时以建设成本过高为由,公布了该项目天然气出口加工厂报废的计划,称Browse气田的天然气将不再被输送至西澳沿岸詹姆斯·普莱斯角(James Price Point)的陆上加工设施。

5月,伍德赛德最终决定搁置Browse项目,称缺乏商业可行性。伍德赛德拥有该项目46%的股份,壳牌、英国石油公司(BP)以及几家亚洲公司也是该项目股东。业内指出,这个投资成本高达470亿美元项目的搁置,是澳天然气繁荣到达顶峰的信号。

据悉,发现于1971年的Browse气田,天然气潜在储量达到15.5万亿立方英尺,因投资、环保、技术等原因一直没有正式开发。此前,中石油也曾有意竞购该项目部分股份,但随着澳天然气产业投资日益艰难,最终没能成行。

伍德赛德表示,将寻找新的浮式LNG技术处理海洋天然气田,该技术是促使Browse项目重新开工的最快、最经济的方式,不过仍然需要至少两年的时间才有望重启开发工作。

为了弥补进展缓慢的国内开发项目,伍德赛德决定寻求海外发展。首选目标国是以色列,去年该公司斥资12.5亿美元收购位于以色列地中海域的利维坦油气田(Leviathan)约30%的开采权。以色列能源与水资源部长沙洛姆5月时向伍德赛德首席执行官皮特·科尔曼保证,以政府将允许出口部分天然气。在失去Browse之后,伍德赛德越来越依赖利维坦开发项目。

6月底,伍德赛德收购了爱尔兰海域13个深水油气勘探区块的股权,旨在进一步壮大海洋油气发展实力。消息称,伍德赛德将收购Petrel资源公司位于爱尔兰西南海域Porcupine盆地7个油气勘探区块85%股权,收购Bluestack能源公司在同一盆地上另外6个区块90%股权。

高成本是硬伤

投建成本过高成为来澳做生意的油气生产商面临的最大挑战。分析师指出,目前美国等地的天然气价格持续在低位徘徊,天然气买家出于能源供应安全考量,不一定非澳大利亚不可。

种种迹象表明,油气公司对澳大利亚的胃口开始减弱。费氏全球能源咨询公司(FACTS Global Energy)顾问诺伊尔·伦纳德指出:“目前,澳大利亚所有天然气项目都是在建和搁置中,我们没有看到未来1年或几年的新项目投资决定,该国天然气产业受到冲击是不争的事实。”

一直以来,澳大利亚丝毫不遮掩想成为LNG强国的野心,更是向亚洲天然气供应枢纽的方向而努力,眼下该国有超过十个天然气项目在建或规划中,其中包括7座天然气出口终端,分析师曾预计,这些努力将帮助澳大利亚赶超卡塔尔,到2018年成为全球最大LNG出口国。

然而,现实状况是实现供应很难。成本急剧上升促使第一船货物被迫推迟,直接拉低了开发商的投资回报率,同时对现有项目也造成负面影响。这些问题向油气公司敲响了警钟,促使它们缩回了在澳创建新项目的脚步。

澳天然气项目的推迟给雪佛龙等油气巨头带来了伤害性的影响,不仅使公司流动资金周转风险加剧,未来和美国天然气开发商在争抢客户上也处于不利地位。亚洲是美国和澳大利亚共同的潜在目标市场,该地区一直都通过签订长期合同进行天然气交易,由于和持续走高的国际油价挂钩,亚洲气价相对较高,进一步凸显了美国天然气的低价优势。

据悉,为了实现供应来源多元化,韩国天然气公司(KOGAS)、日本大阪燃气公司(Osaka Gas)等大型LNG进口商都已经和美国签订了长期供气协议,旨在缓解严重依赖澳大利亚和中东的情况。

“澳大利亚天然气出口价只有达到25%的降幅,才可能与美国天然气一争高下。”英国能源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顾问安德鲁·麦克马纳斯表示,“现在天然气产业的焦点集中在美国,首个出口项目正在该国进行中,我们预计未来还将有更多出口项目上马。”麦克马纳斯预计,2020年美国每年将出口5000万吨LNG,这相当于同一时段澳大利亚出口量的一半以上。

事实上,美国大多数天然气出口项目都是在原有进口终端的基础上建立起来,因为管道和油罐等基础设施本就到位,使得从“进”转“出”的改建工作变得异常顺利,资金更是低于在澳投建新项目的成本。

汝州设计西装

广元定制工服

唐山职业装定做